乐视植入病毒,乐视怎么了?


时间:

乐视似乎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,本以看似形将具灭,却峰回路转,接连两天涨停。

这似乎又让许多人看到了希望。

据统计,乐视的股东数量从18万涨到了30多万,终于还是没有抵御住这样的诱惑。

而乐视基本层面依然没有改变,而且乐视虽然曾经无限辉煌,甚至被称为第一股,但是并没有形成独特的企业文化和性格的基因,致使在贾跃亭弃管以后,找不到方向。

乐视现在确实找不到方向,因为能够给他引领方向的人,在博弈,而这种博弈又带着监管层面的不可知。

如果乐视没有涉嫌造假的可能退市的头上的雳剑,可能其发展的方向会很快的现出。

孙宏斌是希望如此的,贾跃亭也希望,但又有不同。

孙宏斌希望,在完全踢出贾跃亭之后会有这个确切的说法,当然这个前提是他的确掌握了最真实的事实。这样他就能以最小的代价收购乐视。

贾跃亭当然希望现在就有个说法,如果落实没有这把雳剑,贾跃亭就有了资本,至少有两年的时间可以讨价还价。乐视现在的涨停是贾跃亭想看到的,这样他没有平仓线的危机,乐视还在他手中,也可能是贾跃亭出手,也未尝可知。

乐视之前可以说是影视界的一匹黑马,乐视模式一度受到各界追捧,其打造的乐视生态链,可以说画了一幅无比美丽的画卷。随着之后四面开花,电视、手机、汽车、VR、影视、音乐、体育、银行,进军印度、美国等等,你可以在许多行业见到其身影,哪都想分得一杯羹,所谓术业有专攻,摊子铺的这么多大,一旦资金链断裂必然引起连锁反应,乐视输给了市场,输给了时间。